大英博物馆里的中国宝贝疙瘩

 百家乐-收藏拍卖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07 14:34

李红海 前些天大英博物馆到中国展出的消息,让我突然想起了去年出国之前,我对一位朋友的承诺。我的这位朋友律师出身,年方30左右。在送行的餐会上,他一再强调要我到大英博物馆去看看那些被英国人抢走的中国文物,言辞之间流露出了对西方殖民者的强烈义愤。 说实话,我本人对博物馆并无太大兴趣,以致连近在咫尺的剑桥非常著名的Fitzwi lliam博物馆都未曾问津,但朋友的嘱托还是让我打起精神去了一趟伦敦。到了大英博物馆后我是直奔中国馆去的,眼前的景象让我这个本不太喜欢博物馆的人几乎目瞪口呆:从时间上来看,纵横几千年,由商及清,各个朝代几乎一个不落,都有藏品在这里展出;从地域上讲,从南到北,由东及西,从皇宫大内到极地边陲,想来当年英国人的足迹也是踏遍了我泱泱中华的大部分土地;从物件上说,不仅包括皇宫内的奇珍异宝,还包括各种民间藏品,凡三代的鼎铭,春秋战国的钱币、编钟,两汉古墓的出品,南北朝的佛像,唐宋的字画,明清的宫内珍宝,无所不包,很多是我们只在历史教科书上才看到过的。 看完郁郁出馆,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,不由得又想起了我那位朋友的义愤。的确,此情此景,如何不让人心生义愤?毕竟,这是站在人家家里看咱自己的东西!同行的友人好像看出些端倪忙揶揄说,这也没什么不好呀,让英国人在这里给我们保管并展示我中华古老文化,我们还不掏一分钱。话虽如此,心里的郁结仍一时难以解开。 不过回头想来,友人的话也绝非完全荒谬,因为他接下来指出了我们今天在保存这些文物时,由于经费短缺所出现的问题和所遭遇的尴尬。实际上,我们很多地方的文物因经费短缺而得不到很好的保护,甚至遭到破坏——这与英人花大价钱大搞文物保护的思路不同;我们很多博物馆利用率很低,也是因为经费短缺而不得不收费的缘故,而这又导致参观者越来越少的恶性循环,其作为科学研究基地和教育基地的作用也因此而日渐萎缩——这与大英博物馆免费开放和学生、研究者穿梭往来形成了对比。其实,在经济浪潮汹涌澎湃的今天,有些人对这些珍品的兴趣和对其意义的认识可能也颇让人生疑。 由此想到了友人附带提到的另一个话题:对这些文物的所有、占有和使用的问题。从法律的角度而言,这些本属于我们的东西,却由于殖民活动现在至少在占有上已发生了转移,为此我们义愤填膺,此种情绪完全正常并可以理解;而另一方面,面对现有的文物我们又没有物尽其用、妥善保存。当前一问题时下里还无法解决,而后一问题则有很大改善空间之时,显然前面的情绪就只能是一种重占有、轻使用的非理性宣泄,其后果则只能是导致盲目的民族主义,而忘却了只有踏踏实实地从头做起,方能迎头赶上的硬道理。 临近大英博物馆的圆形大厅,忽然想起了当年薛福成在巴黎参观蜡人馆而谱写《观巴黎油画记》的情形。其文在解释“法人好胜,何以自绘败状,今人丧气若此?”时,引译者言曰:“所以昭炯戒,激众愤,图报复也。”并感叹“其意深长矣”。由此方知,开眼看世界,不忘却历史之痛且时时警醒,才能真正卧薪尝胆,重振河山。

    到了伦敦,大英博物馆(British Museum)是不能不去的,它和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、巴黎的卢浮宫同列为世界三大博物馆。大英博物馆始建于1753年,1759年1月15日起正式对公众开放,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、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,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、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。

编辑:admin

   博物馆正门的两旁,各有8根又粗又高的罗马式圆柱,每根圆柱上端是一个三角顶,上面刻着一幅巨大的浮雕。整个建筑气魄雄伟,蔚为壮观。博物馆中央的大中庭(Great Court),是目前欧洲最大的有顶广场,顶部由2436块三角形的玻璃片组成,宽敞明亮,很有气势。广场中央为大英博物馆的阅览室,对公众开放,也是当年马克思写《资本论》的地方。

   大英博物馆包括埃及文物馆、希腊罗马文物馆、西亚文物馆、欧洲中世纪文物馆和东方艺术文物馆。目前博物馆拥有藏品600多万件。由于空间的限制,目前还有大批藏品未能公开展出。跟卢浮宫不同,大英博物馆是免费的,而且可以公然拍摄。

   在大英博物馆的众多展厅之中,最吸引国人的恐怕还要算专门陈列中国文物的33号展厅,展品从商周的青铜器,到唐宋书画、明清瓷器等数之不尽。然而,我们所能看到的仅仅是大英博物馆收藏的2.3万件中国历代稀世珍宝中的一部分,另外的十分之九都存放在10个藏室中,除非得到特别许可,一般游客是无缘谋面的。与一般博物馆不同的是,33号展厅不以惯常的分类方法展出,而是按年代排列,让各国观众在中国古代文化物证中徜徉,纵向推进,横向比较。尤其不能错过的是瓷器,上自汉唐,下至明清,青花、钧瓷、唐三彩、景泰蓝按年代与产地排列,应有尽有,大概是中国以外最大的中国陶瓷馆。

   还有一些藏品,如东晋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的唐代摹本,只有特别的专家才可获得机会一饱眼福。《女史箴图》是当今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,是尚能见到的中国最早专业画家的作品之一,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,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珍品。此画系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被劫至英国。值得一提的是,1903年大英博物馆仅仅花了25英镑就得到了这件稀世珍宝。

   如果想将寻亲之路进行到底,好好看一看中国厅中央墙上那足足几十平方米的敦煌壁画,其割痕虽犹可见,却难掩其久远的鲜丽及三位“浓丽丰肥”菩萨的雍容华贵。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国宝级敦煌画卷及经卷多以万计,除了这幅壁画,其他藏品在中国厅内却难觅踪迹,不禁让人一声叹息!

   见识完大英博物馆里的中国宝贝疙瘩,心情复杂,不由得想起马未都先生在谈到该博物馆时的感慨,“250年来,大英博物馆数次改建扩建,最终成了今天的模样,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超一流博物馆。中国文物自豪地占其最重要的一席,向全世界炫耀那久远文明的绚烂。我走出中国馆的时候蓦然回首,望见所有的中国文物都放射出智慧之光, 让人热泪盈眶。”

   来源:北青网-北京青年报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